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新闻

天津特大爆炸事故对环保政策的警醒反思管理

发布时间:2018-08-10 20:33:0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天津特大爆炸事故对环保政策的警醒 反思管理体制的深层次问题

2015年8月27日,环保部政研中心传达学习了环保部第4次部务会议关于天津港“”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的通报和部署精神,并开展了“天津特大火灾爆炸事故对环保政策的警醒”的研讨。主要观点如下:历史形成的条块混合式行政管理,以及改革开放时代出现的诸多飞地,加上空间规划的缺乏,因为责权不清、随意改变规划,易蕴育风险;缺乏过程监管的环境管理(安全管理),因为管理缺位,易滋生风险;高环境风险企业低或无环境风险保险,易助长风险;决策者、管理者、劳动者、保障者的非专业化、非纪律化(法制化),处处、时时植下风险转化为危险和灾难的火种。

反思管理体制的深层次问题

一是,所谓的双重管理或者管理飞地的体制需要改变,转向真正的属地管理,监管权利和相匹配。天津港区与滨海新区政府与天津市政府在危化品企业管理上到底谁该管?目前暴露的是三方都有,事故发生后为何又躲起来不敢发声,这里似乎大家都怕承担。生产安全管理应该是地方事权,是地方政府的,企业的是遵守安全生产法,国家是制定法规,地方是配套立法和执行。这与海关、金融等部门单一的经济运行监管是不一样的。同样,环保也是地方事权,环保的监管也应该是地方政府负责,目前环保部门比如干部双管似乎没必要,地方的环境改善和安全是地方职责,国家不必直接干预。但对于地方环境质量不达标、环境事故频发,国家要干预和问责,前提是有法律规矩,最好是全国人大定的。另外,国家对于计划经济时期的环境欠账等,要有逐步偿还、保障规划和资金来源,这是中央政府的职责。

天津港历史原因,有人称之独立王国,有自己一套行政系统,天津市、区政府及部门是难以监管到位的。这次爆炸,暴露了我们很多地方为加快发展实行所谓园区、飞地特殊政策的弊病。其实,出了事,那些不去管的上级部门一样承担,如这次的天津安监局。市场经济条件下,效率固然重要,但法治是底线,不能在一个区域内有的企业安全、环保标准低,成了制度洼地,这种人为扭曲的市场,既不公平,也埋下隐患。因此,这次爆炸应该让各级政府进一步对忽视安全、环保的飞地管理政策进行深刻检讨。

二是,大力推行高危行业的保险是市场机制与政府管理结合的好机制。过去,环境保险叫好不叫座,很大原因是政府和企业都怕增大企业负担。很多地方出了环境事故,要么不赔老百姓,要么政府买单。保险的功能更重要的是平时保险公司提供专业化服务,减小事故发生的可能性,这就是企业花钱买服务,这个效率高于环保或者安监部门监管。建议各地在环境高危行业整顿时,把企业购买保险作为一个基本要求。目前,保险行业确实难以提供好的环境保险产品和服务,需要环境执法和监管更加有作为才能刺激这方面的需求。环保部门重点要做好环境风险识别、损害评估、信息公开等工作,才能促成环境险市场的形成。这里,环保部门不必直接去帮保险公司卖保险,主要是把信息和标准做实,对环境事故企业的民事赔偿要帮受害者打赢官司,让保险市场看到稳定的预期。

留足安全距离是底线

天津港爆炸事故虽然是一起安全生产事故,但带来的环境风险十分显著,也对环保管理政策具有很强的警示作用。

第一,法治意识是环境管理的基础。瑞海公司在储存和管理危险化学品的过程中存在多处和多次故意违法违规行为,酿成惨祸,再次说明我国很多企业对法律法规缺少敬畏之心,对公共安全缺乏基本意识。在我国的环境管理中,企业对环保法律法规的漠视和无视也是常见现象。在这样的社会意识基础上搞市场经济,出事概率和监管成本是非常高的,因此,在环境管理中,提高全社会的法治和安全意识应放在优先位置。做到这一点,一是要加强环境教育和法治教育,二是要实行严惩,三是建立企业环境信用制度。

第二,发展要有统一的空间规划。危险品仓库位于天津港内,土地用途由天津港决定,数百米之外的居民楼却位于天津市地界上,土地用途由天津市决定,出现了天津港指责天津市让居民楼过于靠近生产区修建,而天津市责怪天津港在靠近居民住宅楼之处办危险品仓库的情况,这是国土空间缺乏统一规划、用途管制失去统筹的结果。这对环境管理是一个深刻教训,在环境保护工作中,也多次出现过这种情况:工厂建立在先,后来居民围绕工厂建房居住并投诉企业污染和要求赔偿,双方各执一词,十分难办。天津港事故再次对我们提出了警醒,应该对各种空间利用(包括土地利用和环境容量利用等)现状进行梳理,预测相应的环境风险并采取化解措施。

第三,留足安全距离是底线措施。我国经济结构中重化工业比重较高,这些产业主要是过去三、四十年中建立起来的,现在已到了跑冒滴漏高发期,就像一辆跑了30万公里的汽车一样,无论怎么保养都容易出故障,因此我国已进入环境风险高发期,必须拿出一定的经济产出成果对风险进行应对和救济。天津港爆炸事故的警醒之一是,无论多么严格的管理和监督,都可能发生重大事故,因此设置安全距离是底线,即生产和储存危险化学品的工厂和仓库必须与人们生活和工作的区域保持足够的距离,即使发生火灾爆炸事故,也只是工厂仓库一家的损失。

这个问题在我国核安全中值得重视。有些核电厂建厂时是在偏僻之处,但随后大量人口逐渐集聚到厂子周围提供第三产业服务,形成了有数万人口的小城镇。虽然我国采用了世界上最严的核安全标准和措施,但出事故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因此,按照底线思维原则,在核安全保障中,不仅要坚持最严监管,也应尽早疏散核电厂周围人口,留出足够的安全距离。

总之,天津特大爆炸事件教训深刻。经济快速发展、国土日新月异的背后,从体制到管理,从规划到生产,从专业化到纪律化,诸多现代化的ABC在中国并非牢固,甚至空白。所谓环境治理现代化

天津特大爆炸事故对环保政策的警醒反思管理

,重任之一,从人到制度,从思维到行为,踏实做好ABC,从而大大降低或转化可能的风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