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项目

广州垃圾处理量首现负增长垃圾突围见曙光

发布时间:2019-01-11 14:00:0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广州垃圾处理量首现负增长 垃圾“突围”见曙光

“好像和自来水洗澡没区别”“泡多久也不觉得身上滑溜”,很多人都有类似困扰。在北京东四环外的一家温泉场所,工作人员肯定地表示温泉水取自地下2800米深的基岩深处,经常泡洗会对一些疾病具有疗效。当询问哪里能看到相关部门给出的凭证时,对方指着一旁的宣传单上的文字介绍说:“这可以证明。”

中国地质大学水资源和环境学院教授周训透露,人工温泉是通过钻井自流或抽出来的深层地下热水,从矿物质成分看,和天然温泉的成分基本相同。不过,有些山寨温泉或是自行勾兑自来水或浴盐,或是人工加料加热欺骗消费者。

温泉会所、疗养度假村、温泉洗浴、温泉医疗……《经济参考报》在京冀地区采访发现,近年来,各种各样打着温泉旗号的地热工程遍地开花,就连一些房地产开发商也高举“地热温泉供暖”等招牌招揽生意,温泉开发势头之疯狂令人震惊。

温泉疗养度假项目遍地开花

北京是世界上仅有的几个具有地热资源的首都之一,温泉场所不但在建国门、天坛等中心城区随处可见,四环内外也是星罗棋布,其中顺景温泉酒店甚至在2009年被英国吉尼斯总部颁发“全球最大室内温泉”证书。驱车驶向北京近郊,这类场所更是越发密集,甚至大有“圈地”之势。据有关团体调查,北京温泉场所的数量从2004年开始大幅增长,粗略统计目前增长了不止三四倍。

在北京城北,开业较早的温都水城、汤泉行宫等俨然行业的“老字号”;盘踞顺义的春晖园和位于大兴的南宫温泉水世界,成为举家休闲的好地方;紧邻机场的蟹岛和郁金香花园,凭借优越的位置成为会议和培训的首选;东部城区的月亮河、隆鹤温泉吸引不少冀津消费者。

走访时发现,这些温泉场所小则只是酒店的洗浴中心,大则占地超10万平方米、带有水上乐园的性质,尽管都在夸奖自家的温泉水有多好,但是门票从88元到228元的悬殊差距,让人不免对温泉的真伪和水质好坏心中生疑。

河北省霸州市面向京津,把温泉旅游作为经济发展的突破点,规划建设了占地28平方公里的国际温泉公园,园内温泉旅游项目总数达24个。同样有“中国温泉之乡”之称的河北雄县把温泉旅游也成为当地的特色经济,大量温泉广告牌矗立在交通要道边惹人注意。

位于河北省会石家庄西部的平山县温塘镇从2000年起开发温泉资源,各类机关疗养院、培训中心及民间资本开发的温泉旅游度假村不下20家,已经成为当地的一项支柱产业,年收入数亿元。从设施豪华的度假村、别墅,到大街上的池、堂、馆、社,均以温泉招徕顾客,目前温泉城建筑面积达到90多万平方米,供水面积增加了10倍多。位于石家庄市东部的藁城市也在2010年开发地热资源,建有温泉汤池47个。

温泉供暖只是“看上去很美”

随着城镇化进程加快,一些县城新增大量住宅小区,由于开采深层地热供暖的建设运营成本低于燃煤锅炉供暖而受到开发商青睐,“温泉小区”“地热供暖”“温泉入户”成为一些楼盘的噱头,在河北深州市、冀州市、故城县、安平县、武强县、深泽县有很多深层地热供暖小区。

深州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樊福强介绍说,前些年地热供暖的优势还不明显,近几年煤炭价格大幅上涨,地热供暖的建设运营成本和节能环保优势凸显,再加上国家的节能减排要求,住宅小区地热开采规模迅速扩张,燃煤锅炉基本消失。因此,“守着便宜资源,不用白不用”成了房地产开发商和居民的普遍心态。

据了解,深州市有丰富的地热资源,储量达300亿立方米,早在1996年就打出第一眼深达2300米的地热井。为推动地热供暖快速发展,深州市政府曾专门下发文件提出:新建单位一律不许上燃煤锅炉,实施地热集中供暖,把深州建成无烟城。此后,深州市委、市政府、教育局、环保局、检察院等十余个单位的办公楼和家属楼成为地热井的最早受益者。从深州市国土资源局了解到,目前深州市已经打了21眼地热井,其中大部分是近几年打的,由多家民营公司经营管理。今年1月初,河北省深州市永平小区地热站因为管理操作不规范发生爆炸事故,造成6人死亡,2人受伤。据目击者介绍,爆炸时听见一声巨响,巨大的水柱冲天而起,房倒屋塌,现场一片狼藉。

与深州市相邻的安平县,近几年也打了8眼地热井,与深州市不同的是,所有地热井均由一家公司建设经营,每眼井供暖面积15至20万平方米。在故城县,2006年以来新增的15个住宅小区都是深层地热供暖,已经打了20多眼井,地热水位连年下降。深泽县2008年开打第一眼地热井后,目前仅县城就有7眼,法院、交警队、保险公司等单位及银都花园、富泽园等住宅小区都是地热供暖。

在河北一些地热供暖小区,供暖期间24小时采热水维持室温,30度左右的尾水不经任何处理直接排放。不少小区地热水是按固定数额包月收费,很多居民只管用水,从不考虑用水量。有的小区不仅用温泉供暖、洗澡,甚至连冲马桶都用上了地热水。

在“温泉之乡”河北雄县,目前至少已开发地热井22眼,当地政府瞄准这些地热资源,倾力打造华北首座“无烟城”。2011年,全县地热集中供暖面积达到216.4万平方米,普及率达70.5%。雄县提出,到2020年,城区地热供热面积将达到400万平方米,将看不到锅炉和烟囱。

人工温泉“扼杀”天然温泉

人工温泉一般要打1000米以上的深水井,再加上过度开采,造成水位下降,其对天然温泉的“扼杀力”不言而喻。2010年初,河北遵化县一眼喷涌了千年的古温泉基本干涸了,当地怀疑是其周围五六眼数百米深的地热井造成的。但现在,这个古温泉出水时有时无,古温泉所在的汤泉村附近温泉开发的牌匾和商业广告仍随处可见。

北京市曾有三处天然温泉,海淀区温泉镇的温泉在1957年干涸,小汤山温泉在上世纪80年代干涸,现在唯一能看到的天然温泉是延庆松山公园内的松山温泉

广州垃圾处理量首现负增长垃圾突围见曙光

同样的道理,如果过度无序开采地热水,人工温泉无异于“自杀”。前些年,因冷水缺乏,河北平山县温塘镇一些村用温泉浇地、养鱼、洗衣物,建一家宾馆打一口热水井,造成温泉水位、水温和水质明显下降。水位下降到18米,水温降至62℃,比最早有记载记录的1966年温泉水位下降了4米,水温下降了4.8℃。根据自然之友的调查,2009年春天,北京市昌平区携属地17家温泉企业,向北京及部分周边省市居民赠送了10万张总价值1500万元的温泉消费券。结果显示,有几家温泉单日客流量就超过了1万人。整个活动消耗的地下水资源计算起来一定非常惊人。

从颁发取水许可证的北京水务局了解到,根据对具有合法手续的地热水开采统计,目前每年的取水量700多万立方米,按照北京人均综合用水量每天约110升计算,相当于10万人630余天的用水量。中国地质大学水资源和环境学院教授周训告诉,北京的深层地下水比较丰富,但是由于近年来相关产业的开发出现增大趋势,使地下热水水位约以每年2米的速度持续下降。

标签: